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日只得一個行程,就係到愛寶樂園!原本我哋都有諗過,到底去樂天世界,定係愛寶樂園呢?後來俾我見到愛寶樂園有依張COUPON(click here),外國人可以只給 32000 WON便可全票玩哂所有嘢,咁硬係去愛寶啦!話哂自己都未去過吖!(所以有時睇web site,真係要落足眼力,有好多so的)

Discount Coupon

今日真係辛苦囉,去愛寶,要搭好耐車先到,車程如下:

酒店→B1行去地鐵→乙支路入口站EULJIRO(2號,綠色線)→江南站222 GANGBYEON(2號線,錄色)→出咗閘口後去1號出口,到斜對面(左)的巴士分站,搭5800(點知見到1113,老公問司機,愛寶係總店,立即跳上車)→到愛寶樂園巴士總站→轉樂園接駁巴士到樂園門口。

真係用咗成兩小時先到,所以妹妹到咗時,都好忟,細路仔要坐咁耐車,又真係幾辛苦!

553426_10151070400481904_98952014_n  

愛寶公園(EVERLAND)真係好大,如果讓我再選,我寧願去DISNEY,因為DISNEY多些玩兒妹妹有得玩,愛寶有好多佢都唔夠高!

IMG_8031

真係好熱,我係咁叫救命!

IMG_8035   

IMG_8039

IMG_8040

睇真動物,兩個小朋友開心到不得了,初初妹妹怕到要我抱,後來佢開心到忘我,自己坐同睇!

IMG_8044    

IMG_8051

IMG_8057    

IMG_8060

之後我哋仲去玩激流,真係開心到不得了,我同妹妹濕咗個身,但兩位男士居然無濕到身,哼!唔公平!

IMG_8063

IMG_8064

IMG_8066     

一出到嚟,就唔少得玩吓車仔啦!

IMG_8067  

跟著就去玩我成日都嚷著要玩的:吊車!

IMG_8074  

IMG_8075  

IMG_8073  

IMG_8076  

IMG_8077

都玩得七七八八,我提議早些出巿區,不用太遲食飯,大家都同意,咁就諗住原路返酒店啦,點知,大吉啦!

之前都提過,由於我哋無book到shuttle去,因諗住靠念力、意志力去搭公共交通工具。去的時候,搭地鐵去到江邊站(Gangbyeon),然後轉1113(當時未有5800)去到總站。到咗時自信心大增,因為自己摸到去。點知回程就出事啦!本來想等5700,原路回去就包無錯,但見到輪好多網友講的5002,我哋係上咗啱的巴士5002,諗住去到江南站(Gangnam)轉地鐵,當時睡魔急CALL我,訓咗,醒時見好多人落車,但我哋唔知咩事,又唔識落車,原來係5002係循環線,返番去愛寶公園個站,要落車再等過另一輪巴士(今次死等5700),所以回程共坐了三小時巴士!婷婷仲成日問:到未呀?好悶呀!阿女,我都唔想,鬼叫D韓文認我,但我唔識佢咩!

sukla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期待的旅程,因為可以SHOP SHOP SHOP!

昨天黃昏,我已打了電話,BOOK咗的士,晨咁早六點半便要到樓下了。如果不打的,五點半便要......出發,我得,小朋友都頂唔順啦,所以只好打的,又唔貴,$210全包,九龍灣到機場,都算係咁啦!

入咗關後,就去食早餐,咪又係大家樂,兩個早餐,四個人分!

我仲去咗DUTY FREE到買咗個新的太陽超,因為舊嗰個有少少花咗!

入閘啦!因為我同老公都係MARCO POLO會員,可以同FIRST CLASS嗰D一齊排先又入先!

 IMG_7991  

IMG_7992  

坐咗三小時飛機,終於到啦,先先,我去租咗個WI FI蛋,因為隨街都可以用到D地圖APPS!唔貴,8000 WON一日,即$56元一日。(40號櫃位)

5957313309_d132071050_b  

wibro EGG就是一個充電式無線網路基地台,充好電後可以稱4~5小時;

它會收韓國的行動網路,然後轉換成你專用的wifi讓你的行動設備可以上網;

最好的是,它不計流量,統一價格,上幾多都得!

5957321637_49224fb398_b (1)

我們租WI FI,是因為去年到沖繩時,那酒店有上網服務,但一定要插線在電腦裏,WI FI一定要到LOBBY才有。為免再次發生用唔到IPHONE及IPAD事件,都係租個WI FI。

然後又去埋隔離的HANA TOUR到,用PASSPORT囉咗兩張免費的T-MONEY,原來真係無乜人拎,所以我哋都好好彩咁拎到!(都係上網見到其他人的網有咁的東西,博一博,因每日有限制多少張的)

未命名   IMG_2295[1]    

申請方式直接拿PASSPORT和登機證,就可以免費索取一人一張T-MONEY(只有大人)。(41號櫃位)

跟著,我哋就去搭機場巴士,好彩之前上網不停咁搵,原來有COUPON可以便宜少少,所以就用我哋預備好的COUPON(CLICK HERE),去搭6015號機場巴士(在ISBI酒店門口落,過條馬路,便是LOTTE HOTEL了)!

IMG_2296[1]  

IMG_7994  

終於都到咗酒店,今次所選的酒店,係貴,因為帶著小朋友,需要方便搭地鐵,老公的堂妹介紹這間酒店,因為只要到此酒店的地庫,就可連接到地鐵,天氣熱或落兩都唔怕!

551176_10151068433876904_954251961_n

執好少少嘢後,就出動啦,因為唔想浪費時間,就去咗最近的首爾搭!

IMG_8004

IMG_8021

IMG_8012

小朋友開始肚仔餓,買少少小吃給他們填住先!

IMG_8018      

IMG_8029  

落山後,先在明洞找換錢,然後就去搵嘢食,太熱太攰,所以先試咸豐冷麵!好味,只有我一個食冷麵,其他三個都食牛骨湯麵!

IMG_8030  

返到酒店,好攰,但係小朋友都好開心,因為有得玩泡泡浴!

sukla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想,古代的女性真慘,無自由,連講一句說話都唔可以,如果我生在那個時代,早就死梗了,因為我心直,口直,腸更直!

這個網友能把兩劇分析得很好,令我越來越不喜歡雍正,其實由中學讀到雍正騙了皇位後,都已經不喜歡他,今次睇完兩套劇,更覺他為人小氣,連自己兄弟也要對付,不能完全地用人,千萬個DISLIKE!

sukla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自從睇完甄孃傳之後,好像這班清朝的女性,觸動了我內心對女性尊嚴的思慮。所以,係無乜目標下係LETV到找到另一部清朝劇:步步驚心

01  

睇完之後,我好心痛,心痛在於女主角要了四阿哥而唔要八阿哥,真的替八阿哥不值,仲話會拍現代版,真係有點兒接受唔到呀!然後在網上看看其他網友的分享時,發覺這個網友所講的,正正就是我所想所感受,尤其是我同佢都有點兒偏幫八阿哥,有乜可能唔要八阿哥呀?所以到最後四阿哥也得不到女主角時,我心涼了!理由得簡單,就是女主角在塞外真的和八阿哥拍過拖,而對四阿哥只是想知未來皇帝事情而傾心,完全不切實際!所以,續集說女主角會和四阿哥續前緣,我反對,所以係唔會睇,免得我會好傷心呀!

今天,我還沉醉在劇裏的幻想中,另一個很感性的男士便是十四阿哥,在女主角人生最後那段路,只有他可以陪伴在則,可想他的大量!

《步步驚心》馬爾泰-若曦與十四阿哥胤禎的別樣幸福

若曦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同時被四阿哥、八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同時愛着。劇中十四阿哥在征戰凱旋后,向皇上求的賞賜就是希望皇上能夠賜婚給他和若曦,沒想到卻遭到若曦拒絕。而在最後若曦決定離開皇宮的時候,她給十四捎去消息,自己希望到他那裡去。十四拿出先皇留給他的賜婚聖旨,最後若曦在她的懷中離世……

5539  

網友Emliy913表示,“十四的愛,來的最早,卻又總是遲了那麼一步。他一直都在給若曦她想要的,而不是他想給的。若曦想留,他默默帶着聖旨離開,若曦想走,他毫不猶豫地帶他走,若曦要名分上的婚姻,他只給她名分,若曦想自 由,他給她自 由。這就是十四的愛,愛的無私而坦蕩,痛苦而無奈。 唉,十四對若曦真是情根深種啊。“

下面是網友”橙子de小姐“對若曦與十四阿哥別樣的幸福的分析。

這篇文,我分析了十四和若曦的每一個情節,想了很多很多,寫了很長很長。不得不說,每一個情節都很重要,如果大家對十四感興趣,對他的情感有所疑惑,可以看看我的分析。正因為每部分都很重要,所以。。。還是希望大家要是決定看的話,就不要跳着看。。。話說我花了好久寫的。嘿嘿,謝謝了。

對於十四,我有很多的話要說。這段看上去似是而非,捉摸不透的感情中,摻雜着太多別的東西。十四是一個骨子裡有着傲氣的人,他的聰慧、通透、縝密決不在任何人之下,對於很多東西,一開始他都沒有爭過,他不是不能爭,不是爭不過,只是因為他不願爭,骨子裡的他,是絕對清高的。然而,在對若曦的感情中,他確實把自己放得很低的。他看到了若曦對八哥的戀戀深情,看到了若曦對四哥的廝守,看到了若曦對十三的惺惺相惜,卻看不到自己在若曦心中的地位,即使是在草原上的兩次捨命搭救,也始終摻雜着八哥的影子。

其實我始終都不覺得八阿哥和四阿哥是十四放棄的原因,他是一個懂得爭取的人,不會因為有阻礙就放棄。十四愛的深,深在他給若曦的是若曦想要的,而非自己想給的。若曦想留,他不強求,若曦想走,他不悔約。

十四對若曦的感情,是分了兩條線的,一是愛慕,二是了解。十四從一開始就是喜歡若曦的,這份感情慢慢的加深,卻被十四自己低估了。在文章的前半部,十四一直都不是真正了解若曦的,他不懂得若曦,沒有看到若曦人格的魅力,他看到的,是若曦的曖昧,甚至是水性楊花,他看低了若曦。他不明白,他一直在問:若曦,你到底想要什麼?然而,這種種低估,影響的不是他對若曦愛戀的加深,而是使他一直沒有把這愛戀變為行動,直到若曦在雨中的那一場罰跪。十四開始懂得若曦,開始真真正正愛上若曦,卻看到了她和四爺的擁抱。
十四一直是敬重八哥的,對於八哥的敬重,也是他對自己自視甚高的表現。而對於四哥已經十哥,他卻沒有過敬重。這也是他在知道了八哥的款款深情后願意成全,而卻故意在四爺面前製造誤會,也從沒有把老十對若曦的感情放在眼裡的原因。

說他晚了一步也好,說他命運所至也好,儘管沒有人看出他的感情,我卻覺得他從來沒有刻意隱匿過自己。下面就是比較詳細的分析,感興趣的親們來看看。

1. 初出在亭子見面,四面環着竹子,若曦念着那首悼亡詩,不像是欲賦新詞強說愁,有着不符年齡的成熟。他冷不丁的問,多大了?十三了,他笑點點頭,走了。十三歲,正是與自己相仿的年齡吧。一個清新俏麗不落世俗,冰雪聰明的影子,大概此時落入了他的心裏,然而,此時的他,絕沒有深切的情感,大概只是疑惑與喜愛吧。何況,通透如他,應已看出,十哥對這女子,有着不用的情愫。

2. 我想細說一個情節。以前看過一位親的評論,覺得很貼切。最早看到十四對若曦情義的,是老八。若曦嫁給十四以後,一日兩人聊天,十四問道,是否還記得我們初見?若曦回答好像是在一個亭子里。十四說,那時你在念一首詩,我把那首詩說給了八哥聽,八哥只是默默重複着“白首鴛鴦失伴飛”。試想一下當時的情景,十四帶着對若曦的好奇好感,對八哥說了自己的所見,必定袒露出自己的喜愛之情,八阿哥也必定有所感覺。所以後來,八把對若曦的感情向十四袒露無餘,目的也並非簡單,大概也是利用十四對自己的敬重,逼十四走進了死衚衕。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後來若曦在浣衣局,十四和十來探望,老十疑惑地問若曦,你和八哥到底是什麼關係。這說明十阿哥對老八和若曦的一段情從來都是不明就裡的,當然也是因為老十莽撞又那麼喜歡若曦,自己渾然未覺。

3. 第二次見面,是在十阿哥的十七歲生辰宴上。若曦抓着窗棱,想要看清楚未來的雍正,卻遇到了十四的突然轉身,和十三一道,面無表情、目不轉睛地盯着她看。十四在探究,探究她如此熱情地在看誰,八、四、十三、亦或是自己?我不能說他如此表現僅僅是心儀之舉,一個聰慧如此、心機不淺的阿哥,或許對於人心所向之事會比較敏感吧。當若曦朝他請了一安,他大概心中一暖,挑嘴笑笑,轉身離開。

4. 第三次,相信很多人都記得,這一幕也在後文中被多次提起。那便是若曦在水榭為十阿哥搭起來小戲台。這一幕,令十阿哥震撼感動之餘,也引得十四動了心。為什麼說他動了心呢,很多親們都分析過了,在後文中,十四與若曦假扮情侶,十四袒露心跡;八阿哥因是從十四口中知道了若曦為老十唱戲,才有了後來在草原上的那一曲。然而,此時,大概也只是淡淡的動心而已,並無與十阿哥相爭的念頭。若曦對十阿哥的情感,多多少少是摻雜着男女之愛的,十阿哥被指婚後,若曦受十四之託去勸告他時,已承認自己是喜歡過他的,我並不認為這僅僅只是安慰之詞,她的確是一個等着別人來愛她的人,十的愛也必然打動過她。這份淡淡的喜愛,被十四看在眼裡,可十四大概從不認為若曦會真心愛上他這個“草包”哥哥,為什麼?因為自己與若曦初見時,若曦滿眼淚水凄然地在念着悼亡詩,心境之高,非老十所能比。也正是因為此,十四從沒想過要和老十爭什麼。

5. 然後的這一幕,我不想多說,若曦驚天地泣鬼神地和明玉格格的一架。十四的熱心腸和頑皮顯露無疑。如此的若曦,帶給十四的,不僅僅是好奇,還有耳目一新。此時,恐怕已不是淡淡的心動,他是真的動了心思了。

6. 之後,若曦在院中巧遇十四和十,八派人來尋,若曦以為自己要挨罵,十四卻收斂了笑,柔聲說:別害怕,我幫你說情。若曦詫異,我也詫異。或許在若曦看來,倆人遠沒有要好到主動要求幫她說情。然而,這種詫異也是貫穿全文的。若曦一直低看了十四對自己的情。草原上十四危機時的信任讓她驚異,與十四假扮情侶時十四的假戲真做的表現讓她不解,十四為她在雨中跪了一夜(或許還有別的目的,在此不想多做評價)讓她詫異,十四為她求婚三次讓她不可想象,十四一直偷偷藏着那根金釵更是她到死都不得知。然而,這向八哥求情的事件,也從側面反映了十四的聰慧和通透,他看老八看得准,心裏也從來都有個小算盤。他沒提醒十阿哥,想要看戲,也體現了他冷眼看世界的戲謔心態。這種心態也與他在後文中對待若曦和八阿哥的戀情的過激行為形成了鮮明對比,分明是一個冷眼的人,又為什麼對若曦和十三以及四的要好那麼氣憤,僅僅為了老八?其實從後面也可以看出,他對老八絕沒有那麼忠心。

7. 求情的這一幕,還說明一個事情,老八對若曦的心意,十四依然未知。這是很重要的。另外,這裏,八阿哥恐怕更是看出了十四的心意。他叫若曦來,反而跟來了老十和十四。八阿哥看到以後,先是一驚,這一驚為了什麼?顯然不是十阿哥,十阿哥對若曦的上心,老八早就清楚。他驚的是十四。

8. 此外,還有一點我要說明,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若曦罰完站后,從屋裡出來遇到了等在外面的十四和老十,若曦問到郭絡羅府是怎麼解決的,老十正要回答是八阿哥頂下來了,十四卻截斷了話,告訴若曦事情已經揭過去了,要她不要多想。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十四不願意讓若曦知道她欠八阿哥一情。后又細想想,此時的他,尚不得知八哥對若曦的心思,但是,他對八哥卻是有所忌諱的,他大概明了八阿哥的魅力,更不願若曦對八阿哥有所關注。十四心氣很高,骨子裡透着高傲,然而此時的他,卻亦是未經世事,有着清亮的眸子,以八哥馬首是瞻的同時,大概也是認為只有老八這樣的人,才值得自己的追隨,說道底,是一種自視甚高的表現。這樣的清高性子,對於魯莽老十,雖說是一起長大的兄弟,他有喜愛,有情義,卻沒有敬重。於是,即使知道老十和若曦間的曖昧,也從未避過老十,而對老八,卻有些細微的心思。其實十四的脾性,很容易看出來,桐華經常讓十四和老八、和十三、和老十、甚至和老四單獨出現,但是卻從未讓他和老九單獨在一起出現,為什麼?大概是因為淡淡的不屑吧。(喜歡九的不要罵我)

9. 在他們頑皮地打賭若曦的嘆氣后,十四和老十一起為若曦找來新奇的東西。我想說的是,十四對若曦的照顧上心,從此處就已經開始,並不是像很多人認為的,十四對若曦的照顧是因為老八,之後才慢慢脫離了老八的陰影。此時老八對若曦的心思,大概連老八自己都不知道,十四更無從得知。他的上心,完全是出自自己的心意。

10. 之後,又是驚天動地的一幕。皇上為十阿哥指婚,若曦瘋跑出去以後,被所有人誤會。她一人默默在院里看落葉,八阿哥和十四來到她身邊,兩人都靜靜地陪着她看着這秋景。十四柔聲的安慰她,卻也驚異於她的回答:她對十阿哥的感情非男女之情,她不服於命運。他震驚之餘,卻暗暗稱讚。為什麼我的命運要受擺布?!一字一字敲在他的心上。後來,十阿哥輟朝在家,十四得了八的默許,來找若曦勸勸十哥。“來之前好象滿肚子的話,這會子倒不知道說什麼。”他想說什麼呢,卻不知如何開口?我知道一定不是訴說衷腸,但也一定不是簡單地托若曦去勸老十。那會是什麼呢?對於那句振聾發聵的思考?還是自己的震撼?看到此處,第一次覺得憂傷,十四沉默了。

11. 在此之後,情節來了個大轉折,一切情感有曖昧轉向明朗。雪中漫步,八阿哥正視了自己的情感。而我卻一直有所疑問,十四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了八哥對若曦的愛戀。十阿哥的婚宴上,新郎遲遲未到,若曦臉色發白,十四連忙安慰,這時想來還是不知道的。而後出現了十三的第一次綁架事件,老八心裏不悅。再後來,馬上競技,就是明玉和若蘭大顯身手的那次,有這樣一個情節,若曦和十三的對視,十四靜靜地在一旁註視,把一切看在眼裡。由此看來,當日的綁架事件,八阿哥雖想辦法為若曦隱瞞,十四卻應該是知道的,所以他才會若有所思地看着若曦和十三的互動。那麼自然的,老八的心思,他大概也猜到了些許。接着,出現了又一次與十三飲酒徹夜未歸,八阿哥為若曦戴上了送給自己喜歡的人的鐲子,自此,老八應是不在隱藏自己的情感,所有人也都明了了他的心思,十四沒來得及出手,已老老實實地走進了死衚衕。此段時間的十四,應是在猶豫掙扎當中的,是握緊還是放手?我想,十四從一開始就明白自己的心思,從一開始就未隱藏過自己的若曦的喜愛,他的隱藏,是從此處才開始的。八哥的情感,他已明了,也自覺自己對若曦愛的不深,可有可無。他沒有看到若曦對自己的絲毫愛慕,也低估了自己的真心,於是毅然決定放棄,從此為了八哥守護她,在八哥的陰影下,演繹着自己的愛情。可以這麼說吧,他放下了自己的心,卻沒有放下她。

12. 春節皇家的晚宴,很有意思的一幕。先是十阿哥和十福晉如冰如火的目光,再是十三的大笑臉,接着來了八阿哥若隱若現的笑容,再是十四若有所思牢牢鎖定的眼神,最後是把一切看在眼裡玩味的四阿哥。看到這裏,再明顯不過,十四陷入了糾結。十哥不足為患,可八哥橫插一腳,還有十三的曖昧,他想不同,看不透。他開始思考,若曦啊若曦,你到底想要什麼?八哥的款款深情與溫潤如玉?還是十三的不羈與才氣?還是老十的單純熱情?。。。還是我的隱匿?我的選擇,我的放手,會讓你們都得到幸福嗎?

13. 而後,元宵節的種種,很是讓人玩味。十四撞見了與十三和綠蕪在一起嘻戲的若曦。十四生氣了。笑的儒雅,卻是冷冷的瞪了她。察察林不明事理地說十三左擁綠蕪右抱若曦,十三還未開口,十四已將不悅脫口而出,“你胡說什麼?”察察林不知如何惹惱了十四爺,若曦恐怕也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她和十三坦蕩,從未被誰懷疑過,八爺不曾疑慮她也十三,十四想來也不會糊塗到以為若曦傾心十三。那他生什麼氣?他氣的絕不是若曦此時辜負了八爺的一片痴心,不是因對八爺的敬重而替八爺生氣,他是真正地因若曦而氣,替自己而氣,氣若曦跟十三喝酒徹夜不歸,氣若曦和十三元宵夜出遊,氣若曦自降身價與風塵 女子一起。此時的十四,第一次失態,也是他第一次有了過激的反應。帶着若曦來見八爺,安也沒請,就直嚷嚷,最後鬥雞眼似的,卻吵不過若曦,內心憋屈,想繼續說,卻被八哥打斷,拂袖而去。

14. 他沒有給若曦一個愛上自己的機會。其實我一直在想,若曦若愛上了十四,不管在誰的角度,都應該是幸福的,十四是活得最長的,失了皇位,卻賦閑在家,心寬體胖。若曦對四阿哥的忠誠與不悔的等待,並不僅僅單純地因為深愛,更有一層是因為她知道自己的等待是有意義的。她愛上了四爺,是因為四爺先對她上了心,並且給予她信任與坦誠,另外,她知道四爺有一個好的結局。然而,我在想象,若十四袒露了心跡,若若曦在八爺之後先愛上了十四,結局也必定是好的,因為對於十四,若曦或許沒了對老八悲劇的顧慮,沒了姐夫這層關係,皇位對於她無足輕重,她亦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白首到老。然而,造化弄人。

15. 下面的一幕,被我稱為無法澄清的烏龍事件。貢品事件,若曦本有意幫老十,卻在所有人眼裡,被會錯了意。八爺心思之陰沉在此體現深刻。九阿哥臉色陰沉地打量着她,而十四的反應卻令人玩味。他緊着眉頭,眼光沉鬱地看着別處。桐華用詞很是巧妙,對於老八,她用了永恆的冷漠淡然和溫文爾雅,老九,她用的是陰沉和打量,而對於十四,她卻用了沉鬱地看着別處。沉鬱沉鬱,沉之外還有一層郁,沉是為了八哥,郁是為了自己。看着別處,那是氣憤外加受傷吧。十四這一氣,果真氣了好久,想來,對於若曦他已關注了好久,後來他自己也說,他早已發覺若曦與老四的曖昧。

16. 十四對若曦的感情是複雜的。有愛慕,有憐惜,有震撼,有疑惑,有不解,有氣憤。然而,到此,他卻從來沒有了解、理解、懂得過若曦。他只是懵懵懂懂地知道,若曦不屬於這紫禁城,若曦是不被束縛的,然而他卻絲毫不知若曦的坦蕩,若曦的真誠,若曦的義氣,若曦的才華,若曦的深情,若曦的無私。他困惑若曦對老八的感情,困惑若曦和十三的要好,更困惑若曦和老四的曖昧。在他心裏,好像把所有罪都怪到了若曦身上,八哥得不到的痛苦,十哥的惦念,以及自己的那一份情。忘了是哪一位親說的,十四對若曦,除了被老八阻隔的愛戀之外,還有着一絲不屑。於是,太子一廢后,眾阿哥詢問若曦皇上和太子的對話,若曦未聽見,十四會冷冷地看着她。在那一刻十四的心裏,她是自私不念情的。後來,若曦追上去,澄清自己是真的沒有聽到,十四才緩了面色。

17. 安好,誤掛。我第一次看着文的時候,看到這裏,突然覺得十四對若曦感情並不單純。龍飛鳳舞,壓滿紙面,墨跡淋漓,力透紙背。十四刻意如此,為了若曦不再擔心。他是知道的,知道若曦對他們的情分,知道若曦會擔心。八爺被關,十四受傷,十三和老四不見人影。即使沒有八爺的囑咐,他依然會記得,若曦一個人在宮中,擔驚受怕。不管這次風波中,十四到底有沒有鬼(很多人都說有鬼,因為李全德的一些表現),我始終覺得,此時的十四是不服輸的,但卻也是坦蕩的,沒有那麼多心思。他對八爺或許始終不是全心全意的追隨,敬重與誠心的維護卻也在他心裏佔了大部分。

18. 隨後的一幕,被我看做十四第一次對若曦表露情感。若曦生日,十四記掛着。努力認真地想為若曦完成一個心願,卻聽到若曦只表三分意的回答,他目注着若曦,責怪着,或許在他心裏,希望看到的是那個一塵不染的若曦。最緊要的是你們都好好地,我們大家都好好地。這是若曦的回答。十四沒有說話,只是面色沉靜,默默注視着她。隨後,若曦趕他們走,說自己要摘花,不摘就要等到明年了。一個小小的高潮出現了,我驚覺,這桐華,暗喻水平之高。十四聽完卻是實實在在地一愣:“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這詩,念給若曦聽,更是念給自己聽。若曦由此想到了自己過了嫁人年齡的情景,卻確確實實地忽略了十四的另一層意境。你該嫁人了,該嫁的人,卻始終不是我;或許他後悔,在八爺愛上她之前,就不該猶豫,花還在時,自己低估了她也低估了自己,如今無論花還在否,都已與自己成為了平行線。

19. 再往後,就又是一個在後文被多次提起的畫面。若曦生日,十四討茶喝,十四告訴她自己的心寒,由此可見,此時的十四,感情還是勝過理性的。然後,他連着三次問若曦,你究竟在想什麼,你心裏究竟有沒有八哥,你究竟想要什麼!他希望八哥幸福,希望若曦幸福,希望自己的選擇是對的。然而,這時,十三和四進來了,十四憤憤地說,難怪你不知道呢。不知大家有沒有發現,自從這一次以後,十四就開始故意讓四爺誤會自己的若曦。用意其實很明顯,就是不想讓若曦和老四在一起,因為在他心裏,八哥和自己才能配得上她。

20. 皇上帶着太子和八阿哥離開了京城。十四抗旨追去。這一段已不用多說,吵架歸吵架,可畢竟還是信任的。但是,有一點我想澄清。這種信任不是對若曦人格的信任,而是對自己和她的情分的信任。到這裏,十四對若曦還是有所誤解的。有一個情節值得一說。若曦的手被馬韁勒傷了。十四發現后,大驚,手怎麼了?然後拿起若曦的手,細細的看了看,微微蹙眉,說“八哥又該心疼了”。是啊,八哥心疼了,你也心疼了吧,用八哥的名義表露你的情,這是你這幾年一直在做的事情。(這裏十四對若曦的喜歡太明顯了)

21. 話說這一段的十四,還是蠻吸引人的。他此番行動必然是兇險異常,萬分小心也可能難逃厄運。若曦出去給他拿吃的回來,他卻已經入睡,卻又因為一點點放盤子的聲音而驚醒,如此膽戰心驚,在若曦面前卻顯得泰然自若。若曦贊他是八哥最寶貴的弟弟,他卻因父親的忽視而黯然,也為若曦的不曾改變而欣慰。這一切的一切,若曦想必是懂得的。這樣的十四,讓人心疼。想來,這一段里,十四大概也是幸福的,這麼多年壓在心底的話,用另一種身份說了出來,假的身份,真的話。一往情深的樣子未必是裝出來的,那曲子也早已埋藏在了心底。

22. 八哥中箭后,十四躲回了若曦的帳篷,若曦一見他便問受傷沒,他內心震顫,握着若曦的手抖了抖,原來我在你心裏是由位置的,不僅僅是因為八哥。隨後的一幕,我想說說。若曦靈機一動,求敏敏幫他們。她跪在敏敏面前,十四上來拉她起來,不讓她跪着。這個動作,十四做過好幾回,也只有十四一人做過。後面還有幾次,十四都是在若曦給人下跪求饒后,上來拉若曦起來。清高如他,不允許自己心裏的人,折了尊嚴。

23. 若曦終是回應了八爺,十四替八哥高興。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出,十四高興之餘還有那麼一絲隱着的惆悵。十四向若曦作揖喊着嫂子,若曦尷尬地站着。十四便再沒有打趣她,只是看了她半晌,感嘆地說,八哥終於得償所願。若曦嗔怪要離開,十四卻沒有攔她。是啊,八哥高興了,若曦也開心了,自己的選擇看來是對的,可是卻偏偏感到受傷。對若曦的感情早已在一次次的相處中升了級,他自己卻渾然不知,心底里存着對若曦的不解,對自己在她心中地位的不確定,對八哥的敬重,甘心稱她一句八嫂。

24. 若曦和八爺甜蜜過後,矛盾激化。八阿哥沒有去求皇上指婚,十四發現不對勁,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又恰巧碰到若曦和四阿哥為了小狗相視一笑。氣憤。為什麼會這樣?不是一切都如願,好好地進行着嗎?他們不是都幸福了嗎?。。。一把拽了若曦拉到柳樹下來質問。“不要辜負八哥,否則。。。”面露寒意。他話未說完,他想說什麼?否則怎樣?大概不是要把若曦怎樣,而是要把老四怎樣怎樣吧。

25. 若曦與八爺徹底決裂,兩人紛紛卧入病榻。十四突然滿臉冰渣、迫切地出現了。他的質問,看似在說八哥,實則在言自己,一句句都讓人心痛,不為別人,而是為他。一向儒雅的他,失態。捏着若曦的胳膊逼迫出她的眼淚。恨得是她辜負了八哥一片深情,辜負了自己的放手,為的卻是一個不相乾的,令人心寒的甚至是敵對的老四。“你就不會心痛嗎?”“原來還是會痛的,這樣會不會讓你知道別人的疼呢?得到又失去的苦痛,不如從未得到過!”痛,八阿哥得到又失去的痛,自己總為得到的痛,放手的痛,後悔的痛。爭執不下的時候,十三和老四來了,說實話,來的不是時候。十四也有了第一次的故意使壞,思忖過後,緊了緊捏着若曦肩膀的手,故意曖昧了一下。十四心裏恐怕對自己一母同胞的哥哥是不屑的,或許他也不認為若曦會真愛上四哥。故意讓老四誤會,知難而退,話說這兩兄弟,一向是在暗暗較勁的,爭母愛,爭父愛,爭天下,爭女人。此時的他,對若曦的誤會怕是到了極點,水性楊花。這一氣,生了好長好長時間。

26. 五台山之行,是一個高潮。若曦找到十四,商量敏敏的事。十四沒好氣,不把這事兒放在心上。可後來,看到若曦嚇得發顫,十四便說身體不適,直身離開,氣歸氣,情還是在的,關心還是在的。後來,又出現了那個動作,若曦跪倒在敏敏腳下,十四一震,上來要拖她起來,對敏敏說有氣沖我來。敏敏氣急,策馬而去,要向皇上告發。十四不去制止敏敏,只是告訴若曦都推到自己身上,看若曦沒反應,又解釋說自己不會有性命之虞。十四啊十四,這就是你悲劇的原因,你從來都看低了自己的地位,看低了若曦,也從來不了解她,她怎麼會棄你於不顧?!

27. 因被扎而瘋跑的馬被套住,十四第一個衝上來,扶下她,焦急着,他以為她受傷了,他怕她有事。這是讓人心醉的一幕。十四抱她上馬,把若曦窩在自己的懷裡,不敢疾馳,只是策馬慢行。“若曦,若曦,還好嗎?”在得知若曦無恙后,長噓一口氣,謝天謝地。他翻身下馬,再扶若曦下來。柔聲問她是否還能騎馬,再把自己的馬牽來給若曦。悄悄收起來那根金釵,若曦為自己拚命地金釵!處處充滿柔情,卻沒顧忌自己還在生她的氣,也沒顧忌這是你八哥愛的女人。後來,皇上不肯放過他們,逼問若曦到底為何非贏不可。若曦猶豫為難之時,老八沒有任何動作,卻是十四跳了出來,跪倒在地,想必是打算承擔一切罪責吧。

28. 十四和若曦一起去了十三處,看到了若曦和十三的坦蕩,他驚然,原來我誤會了她,原來我看低了她,水性楊花並非她。想必他從未羨慕過老八或是老四,即使老八和若曦在一起,也是他甘心相讓的,然而想來他是羨慕十三的,到目前為止,十三是唯一一個真正走進若曦心裏的人,即使這種相知無關風月。我哪裡比不上十三哥,為什麼如今我誠心相待,你卻如此?!他第一次不甘,他第一次嫉妒。他想知道自己在她心裏的分量,卻沒有立場去詢問,非情人,非知己,情何以堪。即使此次若曦捨命搭救自己,也還是摻着一份自救與八阿哥的原因在其中,十四困惑,也感到卑微。他一向把自己的感情看低了,也在這段感情里,把自己擺低了。

29. 敏敏的一支舞,卻盡顯了若曦的聰慧與真誠善良。十三能看到,四爺能看到,難道十四就看不到。一樁樁的事情,十四早已不僅是動了心思而已,越陷越深。如今,八爺和若曦大概已無可能,那自己呢?

30. 元宵節又來了,十四看到了好玩兒的燈籠要拿來給若曦玩兒,人家本不願相讓,卻被老十逼迫。這一段話說很好玩兒,看着就想笑。十三突然衝出來拉過老九就要打,原來是為了綠蕪。十四躺了趟渾水,裡外不是人。救了綠蕪,拉了架。因為若曦是個未出閣的女兒家,不願細說,神態尷尬。若曦大不敬的言語也讓他擔心焦急,忙制止她令她住口。

31. 細細想來,十四是這部小說中,唯一一個在不斷長大中的人,老四一向都是沉穩陰冷,老八溫潤如玉之餘外加心思縝密難以捉摸,老十一直傻愣愣的美長大,十三也一直懶洋洋的豪放不羈,十年幽禁后的改變無可厚非,而只有十四,是在長大。骨子裡的高傲,不屑風塵女子,卻在此時救下了她。他開始真正懂得尊嚴,懂得人的價值,懂得平等。而這種價值觀的改變,若曦絕對是主要的原因。此時的十四,正處於動態的過程中,從前一直在八哥的陰影下,進行着皇位的爭鬥,保護着心儀的人,卻總有一種“呼之欲出”的感覺,他是有能力的,他的聰慧、縝密、通透決不在老四和老八之下,他甘心屈於老八之下這麼多年,既因為自己的年幼,也因為敬重。他不是不能爭,不是爭不過,只是不願爭。終有一天,他會脫離這個陰影,獨自撐起一片天,對自己,為身邊的人,為心愛的她。

32. 此時的他,對於若曦,感情已是很深了,也開始有了真正的理解與信任。愛她,憐惜她,對她的調皮可愛心軟,對她的坦蕩欽佩。上一次為了風塵女子兩人吵翻了天,這一次若曦又把自己和風塵女子相提並論,兩人確實會心的相視一笑。果真是長大了。

33. 再次出塞,若曦一人在山坡上策馬,八阿哥緩緩而來,輕聲問她,你已經放下了嗎?放下了。只能是放下了,沒有結果,沒有幸福,怎能不放下?她策馬轉頭,一揚鞭打馬而去,卻定定看到了另一個山頭上立馬上站,把他們的一切看在眼裡的十四。她誤會他了,她以為他還是那個會為了八哥來斥責她的十四。十四站在山頭,遙遙看着他們,他在想什麼我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是在想她辜負了八哥,水性楊花。他早已漸漸脫穎而出,隔岸觀火,看着情形的改變,看着若曦的心將去的方向。對於若曦種種,他已明了,他不會再想年少輕狂是那樣誤會她埋怨她,他開始像十三那樣,用心去了解她愛護她。後來從塞外回到了皇宮,若曦追問他十阿哥夫婦的事兒,十四也是笑笑說,要不是從小就認識,還真會誤會你呢,還未出閣的女孩子,那麼熱心人家夫婦的事兒,真不知道你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

34. 太子求指婚,若曦被嚇的病倒了,十四一聽到消息,拔腿就走,還不忘吩咐下人看好若曦。十四坐在床邊,看着她。“看着比昨日好些了。”看來他來了不止一回。他來的目的,是問問她,是否願意嫁給太子。這明顯是多此一舉,想必他也是知道的,若曦不會想嫁給太子,可他還是要問。他告訴若曦,八哥現在不方便來看你,十哥怕你煩也沒來,就拖我來了。都是借口,他在為自己的關心找一層託辭,情形尚未明了,自己的棋局也為開關。只能等待,不能被察覺。然而此時,他的關心,開始脫離了八阿哥,帶着那麼點兒曖昧的味道。她帶着哭聲道多謝,他沒客套地說不謝,反而,一驚,嗓子怎麼燒成這樣了?和鴨子一樣了?多曖昧,多親近。

35. 輕視,這是這兩個人感情的寫照。我已經無數遍地說,十四看低了自己對若曦感情,看低了若曦對自己的感情,而若曦也更是看低了十四的感情。太子求婚案后,若曦思索着要給自己找個遮風擋雨的人嫁掉。十四被她否決了,因為兩個原因,一是他現在還是八爺的人,皇上不會同意,而是她一廂情願地以為,十四不會願意娶自己。細想想,身陷浣衣局的若曦知道十四在不知道她為什麼被罰的情況下,為她求婚三次時的詫異,可想而知。此處還有一點值得品味,若曦說“現在仍是八爺黨的十四”。她知道歷史,她知道十四終會脫穎而出,這也為她後來在斃鷹事件中隊十四的誤會奠定了基礎。

36. 良妃薨死後,若曦在良妃的住處前徘徊,卻又從未對八爺有過絲毫關心。十四感嘆對若曦的不解,不懂她對八哥到底上不上心,然而此時的他,卻依然沒有了當初那份憤憤不平,更多的是淡定和感慨。若曦問他,十四阿哥,你可曾嘗過相思滋味?那是心頭的一根刺。而後,若曦一大串的話,十四像是沒聽進去。他只是喃喃地重複道若曦最開始的那句話,“心頭刺?”然後是靜默。他在想什麼?若曦問他你可曾嘗過相思,那是心頭刺。他怎麼沒嘗過,他細品,果然,像是心頭刺,你,便是那刺尖,刺得我陣陣地疼,我卻依然情願你就這麼刺着,呆在我的心上。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倒是我痴了,罷罷罷。從此也了卻了一樁心事。為什麼會痴了?因為執着,執着於自己放手的價值,執着於八哥多年的願望,執着於你的幸福。如今既已說清,從此你是你,他是他,我是我,等待棋盤重新布局。從此,對你的關心,對你的勸誡,都只因為我,我一人,與他無關。他在走之前,告訴她從今以後要小心,不要被人抓住像今天這樣的把柄。

37. 若曦托十四還鐲子,十四第二次使壞了,在老四面前故作曖昧狀。為什麼?不是為了老八,許是為了自己。說道這鐲子,很多人在討論,我說說自己的看法。此時的十四已不再想要撮合若曦和八哥了,這鐲子必然是要還的,可不能這樣去還。十四應該已經開始下自己的棋,盤算着脫離八哥的羽翼,爭取屬於自己的東西,他不能讓八哥起疑。鐲子若自己直接拿去還,老八必定對他的忠心起疑,若等老八自己發現了再去還,就恰恰體現了自己的猶豫和為難。聰明狡猾的十四啊。

38. 老十鬧着要休妻,十四表現得頗為頑皮。而後又因為老十可能連累若曦而收了嬉皮笑臉,正色勸導。得到忘不掉的,珍惜已經得到的,正如那糖葫蘆和芙蓉糕?康熙大概已經看出了自己幾個兒子的心之所向。十四也是讚許地看看若曦。若曦為了康熙的一句話而惆悵,什麼都沒有,只有風,十四一驚,若曦,你怎麼了?什麼時候開始,若曦的一顰一笑已牢牢印在他的心裏,什麼時候開始,他不用八哥提點,就看出若曦的反常,什麼時候開始,他的愛護已與八哥毫無相關?

39. 總覺得,四阿哥隱隱約約是知道十四對若曦的心思的,不僅僅是因為十四使壞故作的曖昧。若曦被十阿哥誤踢了一腳后,四阿哥來送葯,也有了一次為數不多的長談,為若曦分析了種種。這一段里,有好幾處值得玩味的地方。四爺告訴若曦皇上大概以為她喜歡的是十三,又說她不喜歡十三卻是讓自己不解。在老四眼裡,十三大概魅力無限吧。而若曦的一句口誤很有那麼點兒意思,“自己的弟弟總是最好”。想表達的是十三,實則說成了十四。緊接着,十四派人送葯來,老四瞥了一眼十四送來的葯,立馬就走了。作者已寫的很明顯了,這兩兄弟,對於各自的心思,到也明了。現在想說說十四。若曦被踢傷,送葯來的兩人,一個是老四,一個是十四。從十三的口中得知,四哥眼裡全是心疼,第二天便送葯來。剛被還了鐲子的老八,還有踢傷若曦的老十都沒有任何反應,唯有十四惦記着若曦受傷了,他的眼裡,會不會也滿是心疼?此時的十四,應是處於焦灼狀態中的。若曦被老十踢了的那天晚上,他就急忙送了鐲子。八哥把鐲子砸了粉碎,說她終究還是跟了老四。十四會有怎樣的心情?他會不解,他會受傷,他會氣憤,他會害怕,他會後悔,為什麼沒了八哥,你卻依然被會轉過頭看看我?!即使糾結如此,他卻依然記得若曦受傷了,派了人,送了葯。

40. 隨後的這幾日,十四總是有意無意地躲着她。若曦不解,若是為了鐲子,大可不必如此。當然不是為了鐲子,而是為了那個答案,害怕聽到卻又想聽到的答案。他靜了靜道:八哥說,她終究跟了老四。我在想,十四對若曦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是否很是艱難。他細數若曦對四哥的上心,原來他一直都這麼留意若曦的一舉一動。他微帶怒意,終於爆發了,一把拽過她的胳膊,逼問,你真的喜歡四哥嗎?

41. 十四絕對是聰明過人的,反應機警。朝堂上,八爺黨陷害四阿哥,十三出來定罪。這有違八爺的初衷。阿靈阿和揆敘一時舉棋不定,十四阿哥猛地站起,上前幾步磕頭道:“據兒臣看,此事應非四哥所為。四哥心性寡淡,常在府中參禪念經,平日又最是孝順體諒皇阿瑪心意。絕不會做出如此大逆皇阿瑪心思的事情。”想來,十四這話,其實在告訴阿靈阿和揆敘,轉移目標。而這話,也只有十四能說,畢竟他和老四是一母同胞,他為其說話不為過,可若換成其他阿哥,那個都沒有立場說這樣的話。

42. 若曦氣憤,心痛難耐,她把這一切罪過歸給了八爺黨。一氣之下竟對十四不加理睬。十四來敲門,裝作聽不見。十四推門自己進來,看到了在桂花樹下的她。微蹙眉頭,人在,為何不答話。想必此時的十四,應是難過而委屈的,卻實在找不到理由為自己辯解。你豈能厚此薄彼?再說,很多事情只是立場問題,幷無對錯。難道我在你心裏就如此冷血嗎?然後說道綠蕪在四哥家門口跪過卻自始至終無人理會,十四鄙夷着老四的心狠和趨利避害。還有一段話,很值得回味:
十四阿哥揣好信起身要走,腳步卻又頓住,躊躇了會才道:“有些話,論理我本不該多言,但……”我截道:“那就不要說了!”他盯了我一眼,一甩袖,轉身就走,快出門時,忽地停步,回身道:“不管你對四哥是真有情還是假有情,都就此打住吧!你是聰明人,無謂為難自己!”說完快步而去。
這兩兄弟,梁子還真是結下了。。。沒了四哥,沒了八哥,你的心裏卻開始對我懷疑,為什麼總是無來由的錯過?

43. 全文的高潮來了。若曦為十三求情,雨中罰跪。十四和老八一得到消息,就急急撐着傘趕來,卻驚見若曦與老四相擁的一幕。十四阿哥身穿青色長袍,手持竹青傘,面色沉靜,姿態漠然,隻眼中隱隱含着驚怒。一位親說的話,他驚的是若曦居然和他有情,怒的是若曦居然和他有情。十四阿哥衝到我身邊,抑着聲音道:“若曦,你怎麼敢……”話剛起頭,卻停了下來,只是握着的拳頭青筋隱現。如此激動難抑,你想問什麼?你怎麼敢替十三求情?還是你怎麼敢愛上他?!

44. 這是文中第一次,在若曦的事情上,十四執意違背八哥的意願。八哥心意已涼,轉身要離開,十四答道,“八哥請先回,我有事要問她。”“我只是有些事情要問個明白。”八哥走了,只剩下了他和她。他默默站了一會兒,平復了自己的心情,用傘遮住她,蹲下,拿出了她最愛的芙蓉糕。他看着她狼吞虎咽,急喊着要她慢點兒,躲開了她欲再拿的手,示意她咽下再拿。如此細膩的照顧與愛護,早已不在四與八之下。她探頭去和雨水,他沒拉住,想必是用愛到了極致又心疼到了極致的心情說:我以後一定會記住,你根本不是大家閨秀。

45. 值得嗎?回答我。若曦,回答我,算我求你。他凝視着她問,他定聲說,他抓着她的肩膀搖了搖,軟聲道,他面帶焦躁中夾帶着怒氣,卻有極力剋制着。心神震蕩如此,今日我就要一個答案,要一個一直壓在我心頭的答案。我在你的心裏究竟有沒有位置。若是我,你還會如此嗎?告訴我實話,就算看在我們從小相識的情分上。即使沒有八哥,你也會幫我的,對嗎?看到這裏,我心很疼,他的付出不少,他的用心不假,可是卻如此卑微。你與她的情分,不止是從小相識,你在她心裏有分量,有很重的分量。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唇邊綻開一個淡淡的笑。他握傘立起,深看了她一眼,轉身快步而去,速度漸快,小跑着,大步跑着,身影迅疾消失,只余漫天風雨。他去幹嘛了,他去做自己應該做的事了。這樣的答案,讓他下定決心去冒一次險,為了十三,為了彌補自己的良心,為了皇位,為了她。這樣的答案,對他來說已經足夠,即使那個人是四哥,我也無憾,因為在你心裏,真的有我的位置。至此,十四才是真真切切地愛了。十四由此因禍得福,反受康熙器重,漸漸開始走上舞台。

46. 風波過後,若曦身體受損,卧床靜養。十四聽到了李太醫的診斷,長期憂思恐懼太過。這句話,他終是記了多年,記了她的一輩子。他不肯放過她,要她說原因。她沉默了。十四生起了氣,卻透着心疼。他為若曦跪在雨中一天一夜,為十三請了命,為綠蕪打點好了一切,為十三的府上做足了安排。他雖是有着性子做了,卻不乏理智與機敏。若曦拿出自己的積蓄請十四和老十帶給十三府。此處體現了十四作為一個男人果斷堅定地魅力。他靜默了一會兒,道“你自己留一箱,其餘兩箱我們帶走”。“就依我說的辦,要不然,這事兒我就不管了”。看似霸道,卻是實實在在為她考慮。他告訴她,自己一件也是做,兩件也是做,沒什麼差別。他要她以後別操心,自己會打理好的。

47. 康熙北上避暑。若曦騎馬狂背,十四追上,急着要她慢點兒,見她不理,只能策馬相隨。他陪她坐在草地上,告訴她不要憂思纏心,要她記得李太醫的話。她變了個狐狸送給他,他說自己並未惦記那皇位,卻又無意中承認了自己是個狐狸。看到這兒,我忽然明白,在若曦心中,恐怕自始至終對十四都是不信任的,她懂得歷史,她知道十四脫離了八阿哥自成一派,她知道十四並非表面上的清澈。所以剛才十四勸她慢點不成只能策馬隨行時,被她反問一句:你怎麼有着閑工夫?在若曦心裏,十四就是只藏的很好的狐狸。然而,我卻覺得,她誤會了。十四並非一開始就惦記着皇位的,他慢慢長大后,才逐漸脫離了老八的羽翼,而他的成長,若曦是一個很致命的催化劑。她是十四的初戀,是他在看到老八沒有希望了以後,最想得到的。透徹的十四,恐怕早就看出老八大勢已去,也已明了若曦不可能再和老八有所糾纏,他這才開始為自己盤點。他要皇位,他要若曦。可是他走錯了一步,他騙了若曦,騙她說自己並未惦記。知道嗎?若曦就是因為老四的坦誠而漸漸愛上了他。

48. 良妃忌日的那一天,明顯透出了十四的異心。看到八哥疑心是若曦來看望自己的母親,十四故意說,她如今不見得有這個心。他不願老八再對若曦有所惦念。他不願看到他們之間仍有剪不斷的聯繫。若曦不懂,是因為她從來都沒有想到十四對自己那一份情。

49. 挑梅花的一幕,盡顯了十四的品味與性格,他選了一株硬朗的梅花。也能由此看出,十四確實了解皇上的心意,皇上喜歡十四挑的,秉性相投,政見也相同。此時的十四,大概已信心在握了。棋局已重新開盤,一切逐漸明朗。若曦看在眼裡,十四早已不是以前的十四。

50. 斃鷹事件,若曦誤會了十四。皇上讓十四去盯着老八,十四未為八哥求情,只是應了一聲,若曦狠狠地盯了一眼十四。回宮后,十四來看若曦,若曦不讓他進門,他頂着門,求她讓他進來,有什麼怨氣當面說清楚。他向她細細解釋,自己為什麼不為老八求情。他說的也確實不假,但是恐怕此時的他,也確實沒有那份兒心了,他終是沒有坦誠。然而,即使他不承認,若曦也當然知道,她不是不相信十四,她只是知道歷史,所以無法相信。她的誤解和猜疑,十四陣痛,臉色鐵青,不可置信地盯了她半晌,為什麼?就因為我是獲利者?我從不曾猜忌你,你為什麼不信我?我在你心裏的位置呢?從未見他如此委屈過。(看到這裏,我第一個懷疑的就是老四。不管怎樣,覺得十四骨子裡是清高的,有些手段,他是不屑用的。)

51. 若曦抗旨,被罰去了浣衣局。臨走前,十四來看她。他沉痛地問她為什麼不和自己商量?即使不相信自己,也還有十哥啊。神色幾分寂寥夾雜着隱隱悲傷,你終究還是不信我。可悲至此,如此愛的人,如此費了心的人,卻連信任都沒給。可是十四啊十四,不是她不信你,是你不願袒露你的心跡,想要皇位又怎樣?你有資格,有能力,為什麼要把屬於自己的東西都一件件拱手讓人。這一點上,你不如老四。玉檀一件件收拾着東西,你們相視一笑,這些東西,都是你送的。種種過往歷歷在目,卻早已物是人非了。他記掛着若曦的傷,又是一盒葯。

52. 還沒去浣衣局,十四已默默打點好了一切。整個浣衣局,不知從十四處拿了多少好處。十四來浣衣局看她,她不知情況下故意把自己弄糟,十四見了,面色沉沉。他不顧十哥的追問,好像世界上就只剩下他和她。他沒上句地問她:張帶你如何?他擔心啊,他以為她受了欺負。知道她沒受大的委屈,他才緩了面色,說今天來的目的,為了八哥的病。他總是這樣,以前每次來探望她,不是受八爺所託,就是受十爺所託,要麼就是有什麼正經事兒。然而,每次來時,卻又是真真切切地關心她,關心之餘,再說正事。說正事時卻好像反倒沒有關心她時的嚴肅認真了。我不禁想,到底是為什麼來看她?

53. 十四政治生涯中最輝煌的一幕拉開了,出戰,被封大將軍王。到處流傳着他的奇聞異事,姑娘們心心念這高貴魄力的男子。這樣的十四讓人心神動蕩。若曦內心震撼,這是我認識的十四嗎?如今的他,會是個什麼樣子?人人都期盼這個只能在午夜夢回才能一見的英雄。終於,他回來,離開了三年,回京述職,他滿載盛譽榮耀地回來了。

54. 回來的當天,見了自己的父皇,什麼都不說,第三次開口請求。請求什麼呢?一個赫赫戰功的皇子,求了三次,為了一個在浣衣局受苦的女子,是的,他要娶了她,他要她,他會好好對她,他不能再讓他受苦。前兩次的請求,在不明她被罰的原因的情況下,或許他管不了那麼許多了,他只知道她在受苦;這一次,他有了信心,打了勝仗,就當是給我的獎賞。面對如此執着的兒子,康熙還能說什麼。或許十四的情愫早就被康熙看在了眼裡,如今他已不可再隱瞞,告訴了他真相,把決定卻留給他自己。當年的她為了不嫁給你,去了浣衣局,如今你已為要娶她求了三次,這第三次,我成全你,只要你依然堅持。是的,他堅持了,儘管聽到真相的那一剎那,或許擊垮了他所有的驕傲,擊敗了他三年的戰功,怎麼能相信這樣的結局,怎麼能接受這樣的諷刺?又一次為了十四心疼,想象他聽到這一切時的痛與震顫。然而,流着血的心,依然沒有放棄,這第三次,他拿到了那求了六年的聖旨。

55. 第二天,他穿着便服,來到了浣衣局。帶着幾分慵懶走進了院子,眉梢眼角帶着風塵滄桑,可不但無損於他的英俊,反倒平添了幾分蠱惑。慵懶、滄桑、蠱惑這樣的詞眼,以前是從不屬於他的,如今卻都聚集了在他的身上,果然,成熟了,經歷了戰爭的歷練,他不再是從前那個略帶稚嫩的男孩兒,他成長為了一個真正男人,一個面對心愛的女人,執着地開口要一份答案的男人。他不在害怕,即使答案不是他想要的,他也能承受,因為他給的起,他要給他她想要的, 而不是她想給的。

56. 眾人對他行禮,他絲毫沒有理會,只管緊緊盯着她看。喜怒無跡可尋,若曦驚覺,他已不是當年的十四。他看着她面前的盆出了神。我為你求了三次婚,你可知道皇阿瑪告訴我什麼?為什麼?我就那麼讓你看不上眼?你寧願給太監洗衣服也不肯跟我?!若曦心神震蕩啞口無言,原來,你對我有這般情義?!他踱到若曦身邊,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淺笑,今兒不是不說話,或岔開話題就可以的,我有足夠耐心等着答案!若曦側頭避開十四繭結密布而顯粗糙的手,愣愣不知從何說起。他淡然一笑,收回手,踱到一邊隨意拎了個小板凳,理了理長袍坐下,胳膊支在膝蓋上,斜撐着頭靜靜看着她。果然是蠱惑,一個成熟男人瞭然於胸,沉穩堅實的蠱惑。他是通透的,寥寥數語,若曦只回了一句的對話,便已對她的心之所向瞭然於胸。想來他早就猜到了吧,只是要來親口問問,就想太子的那次一樣。他撐頭淺笑,默默而坐,半晌后立起問她,值得嗎?忽然發現,此時的十四,好像永遠都是笑的,一抹淺笑,更顯寂寞無奈。為什麼?你就不能回頭看看我?為什麼他在家做閑富貴人,你在這裏受苦?為什麼我做了那麼多,都不能讓你回心轉意?為什麼心裏這麼多疑問,這麼多不甘,這麼多痛,到了嘴邊,只剩一句值得嗎?她反問他,你如此待我,值得嗎?十四察覺了若曦的不安與內疚,思緒飛到了萬里之外,他告訴她,我視你為友。若曦送了口氣,原來是這樣。又回到了老問題,她自始至終,都看低了他的感情,現在還是。她還是不願嫁給他,他拿着一道能把她帶到自己身邊的聖旨離開,囑咐他不要忘了當年太醫的話,少憂慮。他告訴她,都隨你吧,不過你若不想再這裏呆了,隨時可以找我。是啊,是這樣,你想要什麼,我給你什麼。

57. 終於,江山易了主,所有的事情還是順着歷史演義。十四大起又大落,若曦終於知道斃鷹事件自己錯怪了他。可一切都無可改變。十四的感情,若曦隱約已懂得,可她沒有理由放棄,胤禛是皇帝,他愛自己,自己也深愛着他。若蘭病重,在八爺府上,她再次見到了十四。她躲避着十四進屋后就一直默默注視她的目光,又是和從前一樣的情景。他默默盯着她看,半晌,突然開口問她,還好嗎?她回答很好,然後開始說正事。。。他為什麼不給你名分,你這樣不明不白跟着他算什麼?原來他在操心這些。他糾結了一輩子,卻還是永遠搞不懂她在想什麼,這是否就是他得不到她的原因?十四不理老十,逼問她,若曦,你到底想不想出宮?若曦,你到底願不願意離開他跟我走?這大概是心底的問法。她的回答是,我割捨不下。又給了十四一處心傷。他坐直身子,笑了幾下,你是捨不得他。悲哀痛苦嫉妒不甘,無數的心痛。若曦急着去看姐姐,經過十四身邊,被一把拽住,若曦!還記得我在浣衣局給你說的話嗎?什麼話?他苦笑着搖搖頭,看口氣,放開了她,面色抑鬱。什麼話?你說什麼話?我的承諾!哀莫大於心死,也不過就是如此了吧。

58. 十四被罰去了守皇陵。說實話,我實在認為這是一個好差事,皇陵所建之地,必定山明水秀,景色秀麗。從此不問世事,閑雲野鶴,悠然自在。十四想必也是能想開的,只是心中還有所牽掛罷了,若曦,以及一個真相。八爺黨還在做無謂糾纏,而最有資格的他卻什麼都沒有說。他要的不是那些有的沒的,他要的只是一個能讓自己放手的理由。

59. 十四離開了,卻留下了話給若曦,一首歸去來,一句“只要願意割捨,二七必如所願”。我的承諾,既然你忘了,那我就再說一遍,我要你記得,記得我在這兒。細想想,十四對若曦和自己四哥的了解是透徹的。畢竟一母同胞,又彼此爭奪了這麼多年。他知道,若曦在他的身邊,不會幸福,他知道,即使再愛,若曦也有要離開的一天,他終於懂得了她。於是,他又一次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60. 終於,他等到了,等到了若曦。我在想,當他收到十三傳來的消息時,是怎樣的心情。高興,也是心疼。高興的是若曦終於看開願意離開那個她根本就不屬於的地方,疼的是她的看開必然是慘痛的代價。他義無反顧片刻不停留地拿出了聖旨,向雍正要她。她也是震撼,原來他有的是一道婚旨。十四的愛,她終於瞭然於胸,他赫赫戰功所要的賞賜,竟是她。他等着她,等着,等她來到身邊,對她至好。

61. 她終於是來了,他笑盈盈地在門口迎他,瞟過手裡的紅蓋頭,他知道了,一切都是名義上的。然而,他不願多說什麼,她想要什麼就給她什麼,在自己的府上,還是能做到的。給她清靜,擺明了態度隨她的性子。每日陪她說話,心心相印,生活上事無巨細地照料,他做了一切他能做的,朋友,愛人,丈夫,一切的一切。其實這一段時光是我最喜歡的一段,步步驚心,唯獨這一段,有着極為難得的平和安樂。他既不是你的星星,也不是你的月亮,可是卻是另一處屬於你的美麗的風景。不是她不懂珍惜,只是曾經滄海難為水。練劍的一幕,和十四寫歪詩的一幕,我發自心底地笑了,多溫馨啊。嫡福晉壽辰,竟上演着ma gu bai shou。若曦下意識看看十四,正對上他的一對黑瞳,兩個跨越在這個時空之外的人,默默凝視半晌,視線又投回了戲台。我的眼淚就這麼下來了,夢裡花落知多少,物是人非事事休。那年我十三歲,十阿哥還未成婚,你的目光清亮,我們初識,都有着未經滄桑,明媚的笑臉。

62. 夜晚,他來到她房中,兩人聊天飲酒,他還是問出了那句疑惑,皇位,真是傳給了他嗎?罷了罷了,我信你!終於擱下了一樁心事,從今後他做他的皇帝,我做我的閑人。沒什麼放不下的了,如今,你也在我的身旁,即使你每天想着他,念着他,連着他的字。他睡著了,半夜翻身要茶,若曦餵給他,他就着若曦的說就這麼喝了。重新躺下,卻突然笑道,我醉糊塗了,以為是做夢,竟真是你喂我茶喝。心神蕩漾,你是否常常做夢,夢見她在你的身邊,夜晚不再清冷,她默默喂你一杯茶?十四又陷入了回憶,想起初見的那個精緻的亭子,那首悼亡的詩,八哥的傷痛,她的大打出手,她被十三撈上水的狼狽,她裝的紙老虎,她騙十爺的那個至今仍未兌現的要求,以及她答應的曲子,一幕一幕,都未曾忘記。他們又聊到了西北的風土,那是他淳樸的幾年,那是他最安定的幾年,那是他最榮耀地幾年,那是她的家鄉。。。這是一段快樂的日子。

63. 最後還是逃不了命運,她油盡燈枯。他陪她走過最後一段日子。胤禛,你來了?他微楞,卻答到,是,我來了。看到這裏,眼淚又一次下來了,心中震撼無法形容。自欺欺人的痛,怎會有人能夠理解。陽春三月,暖洋洋的,桃花開了,花瓣漫天。十四把她往懷裡攬了攬,冷嗎?不冷,求你件事情。我答應。把我化骨揚灰,我不想被蟲子吃。他捂住她的嘴,不讓她再說下去,再說下去,心裏的疼就會躍然紙上,眼淚就撐不住了。若曦,如果有來世,你還會記得我嗎?我要多喝幾碗孟婆湯,把你們都忘了,你也忘了吧,把一切都忘了,好好活着。桃花紛紛落下,好像是血淚,誰的血?誰的淚?十四紋絲不動,過了好久,忽的緊緊抱住她,抵住她的烏髮,心裏有一片海洋,流出來,竟只剩了一滴淚,一滴積攢了一生的淚。

64. 他躲在靈 堂里,縮在陰暗的角落,一手抱着若曦,一手捏着那根金釵。我到寧願故事到此結束,是在不願意胤禛來打破了這樣一個美麗的夢。十四的愛,來的最早,卻又總是遲了那麼一步。他一直都在給若曦她想要的,而不是他想給的。若曦想留,他默默帶着聖旨離開,若曦想走,他毫不猶豫地帶他走,若曦要名分上的婚姻,他只給她名分,若曦想自 由,他給她自 由。這就是十四的愛,愛的無私而坦蕩,痛苦而無奈。想來,十四也是幸福的,他陪她一輩子,陪她度過每個砍,陪她走到最後一刻,給她自 由。他不理世事,康健長壽,誰說不是幸運。得到的,沒得到的,都不重要了,愛過,傷害過,然後可以告別和遺忘。

sukla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老公由上星期四開始,帶咗班學生去西安,我日日照顧兩個小朋友,好似軍訓咁,聽話到不得了!哈!有多D咁的日子幾好,軍訓下都會乖番D!

依個假期,我係咁煲劇,都係BK的媽媽好介紹,成78集的劇集,一個週未煲哂!

c2fb08424037472a804951a8aea611ee

真係好好睇,令我有好多反思,其實依家工作,咪又係好似後宮咁,個個都爭寵,個個都出哂法寶為要特出自己,但係爭到之後又點?咪又係無朋友,無自己,點解唔安安靜靜咁做好自己呢?依兩年我真係好深的體驗,為何人永遠都是別人的琪子?所以我時常提醒自己,無論工作與做人都要謙虛!

香港未有得做,我都係上大陸網到睇,搵咗好耐先搵到依個網係最方便(大陸好多網都有咸濕嘢,成日都彈出嚟,有小朋友係屋企,真係要搵個正經的網先好睇!)

「後宮甄嬛傳」,咁多個角色,我最鐘意媚姐姐(即惠貴妃),好有性格,似我呀!   

sukla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